【2616】牽著鼻子走

    還在用瀏覽器看《晚安,參謀長》嗎?你out了,書友都在用'木瓜追書app'看《晚安,參謀長》,百萬免費看,無廣告、更新快、云書架永不丟失、語音聽書更方便,立即下載&a;a;gt;&a;a;gt;&a;a;gt;木瓜追書app

    季非離拿出手機編輯了一條短信,便找了個茶館耐心等待。

    半小時后,一輛熟悉的車緩緩停在茶館,隨后從車上下來一個男人,順勢朝季非離的身邊修去,禮貌性的鞠躬道,“老大,這是您要的東西。”

    季非離微微抬眸,目光落在男人的身上,“公司現在情況怎么樣了?”

    “公司現在正如外界傳聞……”

    小李的話還沒有說完,就被季非離攔下,“公司真的要破產了嗎?”

    “這個我也不太清楚,我只知道公司現在人心惶惶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你先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老大,董事長讓我給你帶一句話,明天中午之前必須給他一個答復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答復?”

    季非離好奇。

    小李驀然睜大雙眼,“他在電話里跟你說的。”他頓了下,繼續說道,“他還讓你放下兒女之情以大局為重。”

    季非離聽著,臉色頓時黑了下來,“這么說,他知道你來見我?”

    小李不敢有任何隱瞞,老老實實的交代著,“你給我發簡訊的時候,我正好在董事長辦公室。”

    “這么大的事情,你為什么不告訴我?”

    “這是大事嗎?”

    “那對你來說什么是大事?”

    “老大,我……”

    小李頓時啞口無言。

    季非離揮手作罷,接著問道,“那這筆錢你是怎么問安副總拿到的?”

    小李回答,“我是按照你的吩咐去辦的,但是她好像并不相信我,所以你心里最好有個準備。”

    季非離不想深究,索性轉移換題,“有件事情要交給你去辦。”

    小李認真的看著季非離,“有什么事你就直說。”

    季非離從包包里拿出一摞百元大鈔遞在小李的面前,“天黑之前,把這筆錢送到這個地址。”看著他疑惑的樣子,直接阻止了他的想法,“什么都不用問,只要幫我把這件事情辦好就行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小李收斂起自己的好奇心,點頭答應。

    季非離不放心的叮囑道,“另外,這件事情絕對不能讓任何人知曉。”

    “我明白。”

    小李再次點頭。

    隨后將錢拎在手里,轉身離開。

    季非離端起茶水喝了一口,便放下一張百元大鈔直接朝門口走去。

    他坐在車廂內,發動引擎,揚長而去。

    一輛黑色寶馬小轎車緩緩的行駛在馬路上。

    他哪都沒有去,反而找了個安靜的場地。

    此時,他只想一個人靜一靜。

    看著蔚藍的天空,心漸漸的變得安靜下來。

    如果可以的話,她寧愿忘記所有的一切。

    可事實并非如此。

    就這樣,他一呆就是一下午。

    而手機也一直處于黑屏的狀態。

    不知不覺,天色黑了下來。

    季非離深吸一口氣,再三猶豫下,最終還是按照約定時間朝某個地方駛去。

    另一邊。

    張曦早早的來到香格里拉酒店。

    眼睛一直死死的盯著窗外,可是卻沒有發現任何蹤跡。

    生怕季非離不來,她拿出手機耐心的撥打著電話,可是那邊卻一直顯示關機狀態。

    她的心里頓時變得不安起來。

    他為什么要關機?

    難道他真的不來了嗎?

    帶著心里的疑惑,果斷撥了一通電話,等到那邊接通,她立馬開口命令道,“立馬幫我查

    季非離的行蹤。”

    “是!我現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只給你五分鐘,如果不能給我準確的答復,那你就涌現消失在我的面前。”張曦果斷攔下男人的話。

    男人的心不由的顫了下。

    五分鐘來查一個人的行蹤,這分明就是難上加難,“張小姐,這分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世界上沒有絕對的事情,就看自己是否用心。”張曦的聲音漸漸的冰冷下來。

    “我盡力。”男人不敢給張曦明確的答案。

    “我要的是一個滿意的答案。”

    張曦端正自己的態度。

    說完,就欲掐斷電話。

    她對男人的態度明顯有些不滿,直接將手機摔在一旁,開口罵道,“一群沒用的東西。”

    說完,眼前出現了一抹熟悉的身影,整個人的怒火頓時消失。

    她因為自己看錯了雙眼,下意識的揉了下眼睛。

    他來了?

    他真的來了?

    整個人不由的手舞足蹈起來。

    幾秒后,她立馬停了下來。

    她頓時收斂起自己的情緒,隨后故意擺出一副一本正經的樣子坐在沙發上。

    沒過多久,門外傳來了敲門聲。

    “誰啊?”

    張曦佯裝一副毫不知情的模樣。

    “是我,季非離。”

    季非離冷漠的聲音順著門縫傳了進去。

    張曦聽著那熟悉的聲音,嘴角的笑容漸漸揚起,接著起身朝門口走去,摁下扶手,開門,看著季非離說道,“我說過你一定會來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找我來,究竟是為了什么?”

    季非離毫不猶豫,開門見山的說道。

    張曦讓開了一條縫,“有什么話,我們進來再說。”

    季非離見識到了張曦的手段,心里自然有了些許的堤防,“我們還是站在這里說比較好。”

    “難道你一個堂堂大男人竟然會怕我不成?”

    張曦站在原地,嘴角勾起了一抹復雜的笑容,“再說我一個女人又不會把你怎么樣。”

    季非離沒有再說什么,一步一步的朝客房走去。

    他走了幾步卻突然停了下來,“張小姐,有什么話現在可以直說了吧。”

    張曦愣怔了下。

    張小姐?

    他竟然這么叫她?

    難道他們在一起的點點滴滴真的都已經忘記?

    還是說他壓根就沒有放在心里?

    如果真的是這樣,那一廂情愿的豈不是自己?

    她將自己所有的感情部交給他,可是他卻如此對待自己?

    想到這里,不由的皺了下眉,“既然你這么直接,那我就開門見山的跟你說了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想必眼前的這個局面你多多少少已經了解清楚了吧?”

    “你究竟在背后耍了什么手段?”

    張曦不答反問,“那你知道我想要什么嗎?”

    季非離的臉色僵持了下,瞬間恢復,“你想要什么關我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“當然有重大的關系。”張曦直接撲在季非離的懷里,“你明明知道我對你的感情,可是你為什么就也不愿意給我一次機會?”

    “因為你的所作所為讓我極其厭惡。”

    季非離推開張曦,咬牙切齒的說著。

    張曦嘶喊道,“你厭惡我?如果我不這樣做的話,那你是否會知道這個世界上還有我的存在?”她突然再道,“是你被安琪鬼迷了心竅,所以才會做出那些荒唐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閉

    嘴!”

    季非離呵斥道。

    “我說的都是事實,如果不是他,你們會面臨眼前的困難嗎?”

    “這一切都是拜你所賜。”

    “明明是你不看清眼前的局面,反而執意站在那個女人面前,所以不管怎樣,你們雙方都有責任。”

    “不管你說什么,我都不會因為你的三言兩語就改變對琪琪的看法,再說我們之間的感情任何人無法代替。”

    季非離端正態度。

    張曦看了眼季非離,接著再道,“在你的心里,難道季氏的生死你都毫不在乎嗎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不在乎,我只是能力有限而已、”

    季非離并沒有生氣,反而笑嘻嘻的說著。

    張曦視線冷然的看向了對面的季非離,淡淡的開口,“季非離,你當真愿意為了一個女人而放棄季叔叔的公司嗎?”

    季非離不想再聽張曦墨跡,脫口道,“張小姐,你有什么話就直說,你就別在我的面前拐彎抹角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我就不跟你藏著掖著了。”

    張曦端起一杯水,看了下空缺的沙發,示意讓他坐下,“我承認,公司的事情是我動的手腳,但是我這么做都是為了得到你。”

    季非離依舊站在原地,冷然挑眉,“不要跟我說這些。”

    張曦的臉上頓時浮現了怒火,繼而又恢復了平靜,“我今天找你來的目的有兩個。”頓了頓,“第一,離開安琪,回到我的身邊。”

    季非離想都不想就直接拒絕,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今晚你留下來陪我。”

    “做夢!”

    “既然你態度這么堅決,難道你就不怕我做出其他事情嗎?”

    “像你這種心狠手辣的女人,誰和你在一起真是倒了八輩子的血霉了。”

    季非離的聲音平靜的傳來,讓人聽不出任何情緒。

    張曦幾乎本能的的氣惱,“我心狠手辣?”她用盡自己所有的力氣吼道,“明明整日陪在你身邊的女人心狠手辣,不僅如此,而且背著你跟背的男人有染,可是你卻天真的以為是我一手操作的,我看你分明就是被她鬼迷了心竅。”

    “你最好不要在我的面前胡言亂語。”

    季非離的雙手緊緊的握在一起,神色透著濃濃的不滿。

    “看來你是執意看著公司破產了?”

    “這是我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張曦想要給彼此一個機會,“我再問你最后一遍,你當真要和我撕破臉面?”

    季非離臉色刷的一下變了,扯著一抹虛假的笑容說道,“難不成我還要舔著嘴臉來哄你開心?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張曦惱羞成怒。

    拿出手機在季非離的面前晃了晃,“如果我把我們見面的消息告訴安琪,你認為她還會對你一如既往嗎?”

    季非離心急,“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當然是將給我們在一起的消息告訴他們。”

    張曦肆無忌憚的笑了起來,隨后別一通電話,還未撥通就被季非離搶了下來。

    “生氣了?”

    “你究竟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和我在一起。”

    “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那你就陪我一晚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季非離沒有當即回答,反而沉默在原地。

    眼下,如果再次拒絕,那他們私自見面的消息就會被安琪知道。

    所以,他只能答應?

    張曦似乎有些不耐煩,“你想好了沒?”

    季非離實在沒有任何退路,只好妥協,“我答應你。”

    。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晚安,參謀長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晚安,參謀長最新章節更新連載.


广西攻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