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八十二章 心有余悸

類別:女生小說 作者:貓燈燈 書名:卿如春風來
    放下手中的信,沈清婉閉目不語。r?anw?e?n.ranwen`

    唯有此心。

    這四個字,是祁佑留在最后的話。

    沈清婉眼眶微熱,一直在心中默默念著。

    唯有此心,唯有此心。

    是啊,唯有此心而已。

    沈清婉嘴角輕輕勾起,釋然一笑。

    無從知曉的事情,何必庸人自擾呢。

    既然祁佑給了她這顆定心丸,她乖乖咽下便是。

    “春蘭!”沈清婉開口喚道。

    春蘭聞聲,急急忙忙走了進來“小姐,您叫我?”

    “不是說小廚房里燉了牛乳雪蛤,怎么不給我端來。”沈清婉一邊說,一邊將信折好。

    春蘭一愣,沈清婉方才還說沒有胃口,這才推了的,怎么如今看來,面色甚好,心情極佳的樣子?

    轉念一想,明白了,想必是太子殿下的信讓沈清婉守得云開,如今心情好了,自然胃口也上來了。

    “奴婢這就去拿。”春蘭想明白了,也就趕緊行了一禮,歡天喜地地出去了。

    沈清婉抿著嘴微微笑著,將那信放進了自己貼身的荷包里。

    五皇子府。

    五皇子祁修此刻正在書房中翻著書,外頭小廝來報道“殿下,云相過來了。”

    五皇子一愣,趕忙起身道“快請外祖父進來。”

    自從文坤離開五皇子身邊之后,五皇子身邊一直沒有一個得力的人。

    云相雖是五皇子的外祖父,但從來不與五皇子有所合作。

    畢竟五皇子乃是皇后嫡出的皇子,本就是最炙手可熱儲位人選。

    云相深知樹大招風的道理,若是皇后母家與奪嫡之中的五皇子相處過近,難免皇帝心生戒備,對五皇子有抵觸之心。

    從前五皇子也算厚積薄發,手里積攢了不少底牌。

    可是這幾年來,眼見著幾乎出完了所有的牌,而五皇子漸漸勢微,到了如今,身邊連一個得力助手都不曾有。

    云相自然是坐不住了。

    本來外祖家與五皇子有走動,也是再正常不過的事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也沒有必要裝著避嫌了。

    如今的云相,已經是一把年紀,頭發花白的老人了。

    “外祖父怎么今日過來,”五皇子一邊上前迎過,一邊嘴上客氣說道,“有什么事,叫下人來傳個話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云相面色不是很好,徑直走到了屋中“有些事可以讓旁人傳,有些事,并不能。”

    五皇子見云相面上嚴肅,顯然是有要事相談,于是對著屋中一眾下人道“你們都下去吧。”

    片刻,屋中便只剩下云相和五皇子二人。

    “外祖父可是有要事相告?”五皇子這才開了口問。

    云相面色很是嚴肅,沉吟了片刻,這才道“確有一事,需要告知殿下知道,不過此事太過于……臣……不知該如何說起。”

    五皇子有些詫異,究竟是什么樣的事,讓老辣如云相這般的人精,避開了下人還不夠,竟然還不知如何說起。

    “外祖父有事直說就是,”五皇子沉聲道,“你我二人,無需顧忌太多。”

    云相抬頭看了看五皇子,神情有些復雜,輕聲問“殿下可識得一人,名為……靈芝?”

    云相聲音不大,落在五皇子的耳中卻如一記驚雷一般,轟隆炸響。

    他登時便愣在了那里,久久沒有回過神來。

    五皇子的反應落在云相的眼里,他便知道自己所知之事,已是不離十了。

    看著云相一點點沉下來的面龐,五皇子頓時心虛地慌了神。

    他也不清楚云相究竟知道了什么,知道了多少,此時自己該怎么回答。

    “外祖父……”五皇子一開口便是結巴,“您……您知道什么了……”

    云相看了他一眼,回答道“有人告訴我,幾年前那個名滿京城的棠梨閣,是你燒的。而那個曾經風靡京城的名角靈芝……”

    聽到這兒,五皇子的心都吊到了嗓子眼兒。

    卻聽云相說道“那個曾經風靡京城的名角靈芝,竟是死里逃生跑了。”

    五皇子一愣,聽云相這話的意思,怎么似乎……

    云相接著說道“這也罷了,偏偏這個靈芝如今似是又出現了,傳言說他改頭換面,似是易容成了一個完不同的人,只為了替棠梨閣上下報仇。”

    云相看了看五皇子,問道“殿下您可知此人如今身在何處?在這個要緊關口,可不能因為這樣的一粒老鼠屎,壞了殿下的大計啊!”

    五皇子一顆心似被高高捧起,又重重墜下,心悸未定之余,只得咽了咽口水,敷衍道“外祖父說的是……”

    云相只以為五皇子是心虛當年之事,便開口問道“殿下,臣多嘴問一句,當年棠梨閣,當真是殿下做的?”

    五皇子心有余悸,還想著若是自己喜好龍陽之事被外人知曉,該有多么嚴重的后果。

    “外祖父,”如今五皇子回過神來,倒是意識到了什么,“不知此事,您是從哪兒聽來的?”

    是啊,當年的棠梨閣,除了靈芝,并無一人生還。

    五皇子下了死手,自然是干干凈凈,沒有留下一絲破綻的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怎么會過了這么多年,突然就爆出來了這件事呢?

    云相咳了咳道“是臣的一個屬下,他……”

    云相也覺得不太好意思,頓了頓,這才說道“臣那個屬下,曾去一處風月場子,與三五好友閑聊之時,有一個在場的姑娘說,當年棠梨閣的慘案,她知道其中內情。”

    五皇子一愣,姑娘?

    “臣的屬下便只當是個戲聞,笑著聽著,也沒有放在心上。”云相繼續說道,“后來那姑娘怎么都不肯說幕后黑手是誰,眾人便起哄非要她說,她挨不過,便說了是五皇子。”

    “臣的屬下便不敢再隱瞞此事,回來便告訴臣此事,”云相皺眉道,“我讓他再回去找那個姑娘,卻是怎么都找不到了。”

    五皇子心中猶疑,開口問道“不知是哪個風月場子?”

    云相答道“殿下可聽說過春風林?”

    五皇子聞言心中一震,春風林……

    他其實方才就想到了,春風林,那是京中最大的風月場,玩法又新奇又不落俗套,怎么樣的人進去,都能玩個痛快。

    。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卿如春風來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卿如春風來最新章節更新連載.


广西攻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