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四百九十九章 誰是誰的因,誰是誰的果

類別:武俠修真 作者:油炸咸魚 書名:峨眉祖師
    風吹過山的脈絡,從西方一直拂到東方的海洋。

    一人合抱的樹木生長在道路兩側,林蔭之下,落葉紛飛,陽光從葉子的間隙中照射在道路上,反射在落葉上,黃的綠的,蔥蔥的,俱都染上了一層金色的霞光。

    兩個青年站在林蔭大道上,然而這里沒有人能夠看到他們,他們也不可以去讓這些人強行看見自己,但這對于太乙天尊來說,并沒有所謂,他走在這條道路上,已經很久很久沒有感受過太陽的光。

    這枚太陽是獨屬于地球眾生的太陽,在古老的神話中,過去歲月內,一切逝去的太陽名諱,都被加持在它的身上。

    朝霞初生,其道大光。

    這座城市更加繁華了,一座座摩天大樓矗立,距離當初自己離開僅僅是三年而已,三年,雖然還算不上物是人非,但肯定會有一些改變。

    太乙想念自己的父母,同樣也想念曾經的某個姑娘。

    但這件事情,對于那個姑娘來說,僅僅是三年,而對于自己,已經過了四千七百年。

    何等漫長的歲月,在古老的云原界渡過的日子歷歷在目,而生長在地球的一段時間,在此時,雖然依舊清晰,但總感覺,那已經是上輩子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少小離家老大回,鄉音無改鬢毛衰。

    自己對于這些人來說,算得上是古人嗎?

    不,現在的自己,應該算是吧?

    二十幾年的風風雨,在長達四千七百年的漫長修行中,能夠不被磨滅實在是多虧了執念不散,由此可想而知,那些動輒渡過數個大衍的古老人物,他們對于故鄉也僅僅剩下了一種眷戀與懷念,而其他的感情,都早已消失無蹤。

    不懷念人,不懷念物,他們所懷念與眷戀的,僅僅是故鄉這個詞的本身,是記憶中的“故土”。

    太乙很快找到了父母,然而讓他不解的是,父母似乎忘記了他的存在,仿佛他的過往被抹去了,而父母的身邊,莫名其妙多出了另外一個人。

    和自己有七分相似,但卻并不是自己,而且也確實是自己的父母所生。

    但太乙,或者說在此時應該叫李辟塵,他確信自己并沒有一個兄弟。

    “是歲月被改變了,還是光陰出了問題?”

    太乙天尊看著那“一家三口”,又看著自己的手掌:“我改變了什么嗎”

    捫心自問,難以明白,一個突然出現的工具人,替代了自己原本的位置。

    但或許這樣是最好的。

    伏羲看見這一幕,也大概踩到了什么,對太乙道:“師父,未來無定啊。”

    未來無定,便表示有萬千種可能性,太乙回溯的這一條道路,雖然是不可更改并且一定會發生的,但是因為太乙從未來消失,所以過去自然有一股力量開始補充這里的“缺口”。

    但這不一定是自然發生的,很有可能是人為進行的“歲月填充”。

    一切的秘密都在于華山老道。

    太乙的意志覆蓋到整個世間,他發現華山被迷霧籠罩,而在東土大地之上,居然還出現了另外一種力量。

    那是南華的氣息!

    小蝴蝶的氣息若隱若現,太乙驀然怔怔,他想到,難道這是小蝴蝶所做的一個夢嗎?

    南華未死,并且一直活到了自己的時代?

    這個未來是一定會發生的。

    而當伏羲聽聞師兄未死的消息,他也很是驚訝,然而即使驚訝,他們也無法去尋找那股氣息,因為南華的氣息一是若隱若現,二來,依舊是老話,他們不可以干涉未來的一切。

    僅僅是一次逆行,便出現了人物替換這種詭異的事情。

    只是因為未來無定。

    光陰的權柄,相較于歲月,更加的狂躁與不可壓制。

    因為未來什么都有可能發生。

    “或許,我要再向前!”

    太乙忽然做出了一個可怕的決定,他準備繼續向前,回到自己消失的,成為歲月死者的那一刻!

    伏羲驚住,而太乙說到做到,此時就要衍化光陰路,繼續向前,回溯三年。

    “師父,不如先去華山?”

    伏羲攔住太乙,并且勸說,雖然他們無法干涉光陰歲月,但是華山應該例外,畢竟那就是一切緣起之地,那個特殊的老道人,必然有著無視歲月光陰的能力。

    太乙搖了搖頭:“他有能耐,我要見他,我要看一看,如果我本尊出現在三年前的那一刻,他還敢不敢讓我回到歲月之中?”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華山上,被云靄遮掩的道觀里,老道士的目光猛然一頓,同時苦笑起來。

    “太乙救苦天尊啊,你就不能放過我么,事到如今你翅膀硬了,我不愿見你你就別來自討沒趣不是么一點點人間的情感,舍棄了又何妨,四千七百年的拼搏,乃至于甘愿成為別人的棋子,你可真是無趣啊。”

    “煩死了,煩死咯,大帝快快,動用你的力量想想辦法,別板著臉了!”

    西岳大帝的泥塑不給他半點回應。

    老道士搖了搖頭,哀嘆一聲,隨后開始掐指,仿佛是在算天一般,然而很快,他便在虛空中做了一個扯的動作。

    通向三年前的光陰路,在此被瞬息遮掩,逐漸破碎!

    “你太想知道我是誰了,這已經成了你第二場的執念,并且和第一場不同,這一次,你可能會陷入和龍師一樣的境地。”

    “殺你還是救你,都在我一念之間,可太乙,說實話,我是不想你過來的。”

    老道士轉過身:“這么多年來,努力修行,帶著一股意氣,執著,總是想回來看一眼,歷經波折,幾經生死,甘愿為棋但如果,到頭來一切不過是一場大空,那么這四千七百年的經歷,是否還能被你想起?”

    時光茌薦,但帶來的不僅僅是思念,還有忐忑與害怕。人世間,時光最為可怕,它可以磨滅一切,可以改變一切,大圣也會倒在歲月光陰的腳下,天尊也會逐漸無情。

    吞天大圣有言,老道士其實很多人都見過他,但是卻想不起來,因為他是和白骨道宮敲鐘人類似的存在。

    “我是你的道果,亦是眾生的道果。”

    老道士緩緩開口,語氣悲哀。

    “我不希望你回來,因為你終究是死了的。誰是誰的因,誰是誰的果太乙啊”

如果您喜歡,請點擊這里把《峨眉祖師》加入書架,方便以后閱讀峨眉祖師最新章節更新連載.


广西攻略